南瓜糖

不存在的世界

♚和群里可爱的大家的联文♪在太太们中坚强划水
♚因为怠惰【划掉】在满课的最后一天才写完【遁走】
♚ooc请见谅_(:_」∠)_
 
  “早上好♪”
  “……日日树君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朔间零不可思议地看向日日树涉。
  “……我可不记得我们的关系好到早上互相打招呼的程度。”
  “这个世界总是充满惊喜的零君♪我倒是觉得我们会成为挚友呢♪”
  “我可不这么觉得……现在已经是三年级了,我并不觉得我们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呼呼这可说不定哟♪那么我也该去看看演剧部新来的孩子了,期待与你的再次会面♪零君。”
  “……怪人。”
  朔间零摇摇头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却被身后日日树涉又一次叫住。
  “零君,你觉得这个学院,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吗。”
  “……你是对我的管理有什么不满吗……即使留级了一年,我也依然是学生会长,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朔间零不耐烦地转头,身后却早已不见日日树涉。
  “果然是怪人……”
  ……
  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个学校,不应该是这样的。
  “又要和老师和成鸣哥一起表演了吗好开心!”
  “闭嘴影片你只是成鸣的陪衬而已!”
  身旁精致木讷的人偶听着二人的谈话沉默无言。
  仁兔君一直是宗君最为听话也最为心爱的人偶。
  故步自封的宗君依然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们在干什么!”
  “啊那个麻烦的副会长来了还是先跑吧。”
  “……你们没事吧”
  由于同样弱小而结成的一年级组合却也因同样的原因被更狠地欺压。
  “真是烦人,要不是游君我宁可从这个学园退学。”
  “啊啊你是要抛下我一人吗濑名!真是无情啊!”
  “……闭嘴,你才是最烦的那个。”
  想要改变学园现状却无能为力的月永和濑名。
  堕落腐败,让日日树涉无比留恋又无比想要逃离的这个世界。
  明明他记得的,有个人改变了这一切。
  为混乱谱写秩序的人,拯救了学园也背负了一切的人,在他快要飞离时狠狠拽住他的头发将他挽留在这个美好世界的人。
  他们互为彼此的救赎。
  可那个人是谁呢……没有人记得没有人想起,还是说这一切只是他自己的幻想。
  那个人从不曾存在。
  “呼呼,这可真是amazing呢♪我也会有这种期盼吗♪”
  “日日树涉你怎么还站在这里,马上要上课了快回自己教室去!”
  “右手君还是这么严肃呢♪”
  “……右手君?这是什么古怪的外号……”
  日日树涉愣了一秒,又装作若无其事离开。
  为什么会称呼莲巳君右手君他也不明白。
  “如果你是我的右手的话,那么涉就是我的左手,现在抛开他太可惜了♪”
  脑中突然浮现这一句话,却不记得说话的人是谁。
  但脑中总是总是,有个声音在不停呼唤。
  “我的涉……”
  他居然甘愿成为那个人的所有物,想要和那个温柔声音的主人永远携手走下去。
  假如这个世界是错误的,那么他该如何去寻找冥冥中应该存在的那条正确的线。
  “也许尝试一下也是很amazing的事呢♪”
  “日日树涉你要去哪里!快给我回来!”
  “抱歉右手君,我要去寻找未知的惊喜了呢♪”
  纵身跳进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热气球中,日日树涉朝气急败坏的莲巳敬人挥挥手。
  那么该从哪里开始呢♪
 
  —————————————————————————
  “既然和右手君相关,那么一定是学生会了吧♪”
  隔着窗户,学生会内翘课的学生会长认真看着资料。
  “这可真是……该说是尽责还是失职呢。”
  不过。
  这个位置,总觉得坐在上面的,应该是另一个人。
  即使同样翘课也让人说不出错处,幼稚又温柔。
  “滴答。”
  学生会内时钟敲响。已是午后三时。
  他好像曾听老人说过,黄昏之时,日落之分,可以唤回另一世界的因果。
  他的时间不多了。
  “凛月?你来看哥哥了吗!”
  “……你在想什么……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就好了。”
  在日日树涉沉吟的片刻,学生会迎来了新的客人。
  “红茶部?凛月你有合适的部员吗?”
  “呼啊我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睡觉而已。你只要批准就行了。”
  “听上去好像很有趣呢♪能考虑带我去看看你的新社团吗凛月君♪”
  “你是谁?我拒绝。”
  朔间凛月皱皱眉看了眼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日日树涉,拿着哥哥给的同意书头也不回地离开。
  “……日日树君你到底要纠缠到什么时候……怎么又不见了……”
  “你跟着我干什么。”
  “没什么哦凛月君♪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是红茶部而已♪”
  熟悉却从未存在过的社团。
  也许会有什么线索。
  “……只是偶然想到这个名字而已。”
  朔间凛月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想要创建红茶部,好像从一开始,他就属于这里一样。
  “呼呼呼,看来我们到了花园露台呢♪这是你选定的茶会地点吗凛月君♪”
  隐约触碰到的记忆碎片,面容模糊不清的少年优雅端起茶杯冲着他微笑。
  是他难得看到的惬意天真。
  “别再来烦我呼啊。”
  “找到你了小熊!你知不知道浪费时间来找你超烦人的啊!”
  “啊小泉……组合活动下次再说吧我身体不舒服……”
  “……你明明只是想睡觉而已吧……你以为你是天祥院吗动不动就请假?”
  “天祥院?”
  是谁。
  仿佛不清楚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濑名泉也呆滞了两秒。随后迅速改口为学生会长。
  “天祥院。”
  这个姓氏属于谁。
  “我的姓氏是天祥院,当年月永君因为这个姓氏还称呼我为天使。我怎么会是天使呢。”
  “呼呼,皇帝陛下可是最适合去往天堂的,也许正是天使下界呢♪这是多么,多么让人惊喜的事。”
  皇帝陛下。
  是为混乱的学院赐予秩序的人。
  是虽身体孱弱却依然努力绽放光华的人。
  是他日日树涉心甘情愿留下的理由,好不容易才牵起的那只手。
  “我怎么会忘记你呢……英智……”
  “你愿意留在这里吗,这里不存在当年的革命,你们所受的伤害都不会遭受。”
  在他想起英智姓名的那一瞬间,耳边突然出现一个诱惑的声音,它在劝他留下。
  “我不愿意。”
  没有革命,没有秩序,这个学院不过是残次品而已。
  不管是大家还是他,都没有得到真正的救赎。
  而且最重要的。
  这个世界没有英智,他们曾经经历过千辛万苦才终于得到认可,从此握紧彼此的手。
  现在他也不会放弃这份已经到手的幸福。
  身旁濑名和朔间逐渐化为虚无。
  已是黄昏。
  日日树涉闭上眼。
—————————————————————————
  “……涉你醒了吗?”
  睁眼,眼前的金发青年面容带着难得的担忧。
  “即使是涉,突然昏迷也是很让人担心的。待会医生会再来给你检查的。”
  “这可是魔法师的魔术呢英智♪我在梦境之国旅行了一圈,不需要担心~☆”
  “涉梦见的故事,我开始好奇了呢♪”
  日日树涉微微坐直身子,微笑抱住床边的英智。
  他失而复得的爱人。
  “没有什么,这个故事并不让人惊喜。”
  “涉?”
  微微松开怀中的恋人,日日树涉笑意温软。
  “早上好♪英智。”
  我与你同在。
 

评论(1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