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糖

梵塔斯蒂

♚迟了很久才发出来的旧文
♚司英涉英都有,双结局,给吃单cp的小伙伴预警
♚严重ooc 以上没问题继续↓

  【梵塔斯蒂国有一个传说。
  月圆之夜,在得里米花田埋下玫瑰的种子。
  如果第二天开出特别的玫瑰,精灵会为你实现一个愿望。】

  当天刚蒙蒙亮时,得里米花田看守的孩子便会为皇帝敬献最新鲜的玫瑰。戴着大大兜帽的红发少年,微笑有礼地跟守卫们打着招呼,将玫瑰郑重送到仆从手上后便毫不留恋地离开王城,再回到得里米花田。
  许多人将这种风雨无阻的坚持理解为对皇帝的崇敬,为少年的行为感动不已,同时衷心感谢皇帝的圣明。
  没有人知道,回到得里米花田摘下兜帽后的红发少年朱樱司,只是一只被施了魔法的兔子。
  很早很早以前,得里米花田便培育出了一种双生玫瑰,每天花田里都会有一对玫瑰开花,花期只有一天。
  如同奇迹一般,可以连接手执玫瑰的两人。
  朱樱司欢快地种下双生玫瑰后跑回他的小屋重新戴上兜帽,小心翼翼地握住另一朵没送出去的玫瑰。
  哥哥大人今天是什么样的呢?
 

“陛下请……”
  这一次是在议事厅吗?
  被小心摆放在精致的水晶瓶里的玫瑰微微动了动花瓣。
  坐在主位有着阳光般耀眼金发的青年,是朱樱司想要毕生追随的哥哥大人,是帝国人民默认最神圣的存在。
  帝国皇帝天祥院英智。
. “……那么就按敬人的想法来吧,没有事大家就退下吧。”
  皇帝陛下起身,示意贴身仆人捧上装着双生玫瑰的玻璃杯回到书房。
  脾气古怪的陛下每天都会选一朵送来的玫瑰随身携带,却从不碰触。
“哥哥大人难道发现了?”朱樱司经常这样怀疑却又很快否定,不可能的,双生玫瑰的魔法只有得里米的兔子能参其奥秘。
  在看到哥哥大人的第一眼,便被他眼中的光芒所深深吸引
  像这样默默看着哥哥大人,偶尔听哥哥大人讲述一些王国之事,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一只兔子爱上了国王,甘愿为他变成玫瑰。
  现在这样,就很好。

  每当午夜,最后一片花瓣落下,朱樱司便会回到花田,等待新的一天。
  今晚回去的他却略微恍惚。
  哥哥大人要上战场了。
  邻国鲁科率先对梵塔斯蒂国宣战,身为一国之主,哥哥大人决定亲自出征。
  战争意味着什么?鲜血,炮火,还有死亡。
  而哥哥大人的身体却极为脆弱……
  朱樱司辗转反侧,第二天一大早便来到了花田。
  得里米花田深处,居住着知晓过去未来的巫师大人。
  巫师大人抬手,不顾朱樱司挣扎摘下了他的兜帽,魔法消失,出现在巫师面前的是一只红色的兔子。
“此战天祥院英智必胜,但他的身体已经快撑不住了,你不要再去见他了。我送你兜帽,不是为了让你去做傻事的。”
  没等朱樱司开口,巫师便平静说出了缘由。
“请帮帮我!巫师大人!有什么办法能救哥哥大人?”
  “没有办法,我没有延长生命的能力……除非,你能种出最特别的玫瑰,精灵会实现你的心愿。”
  那是流传整个梵塔斯蒂国的传说,每到月圆之夜,许许多多的国民便来到这里种下饱含心意的玫瑰,但不知为何,这些玫瑰从未开过花。
  最特别的玫瑰……
  还有三天,便是月圆之夜,也是国王出征的前一天。
  也许能制造奇迹呢?
  朱樱司满怀期待,开始寻找最特殊的玫瑰。

“陛下这次出征一定要注意好身体,切记不可妄动……陛下?英智!”
“啊抱歉敬人,我在想怎么这两天都没人送花了呢?”
  “……听着英智,这不是你需要担心的问题,目前的战争才是你的重点!梵塔斯蒂可不会输给那种小国,我们……”
“敬人,能停一下吗?我想休息会儿。”
  天祥院英智抬手打断了友人的喋喋不休,揉了揉眉心。
  “……又头疼了?快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就好。”
  皇帝趁势答应,慢悠悠来到了自己卧房,犹豫了片刻,从房间暗室中取出了一支玫瑰。
  轻轻抚摸玫瑰花瓣,英智闭上了眼。
 

  白玫瑰蓝玫瑰红玫瑰,到底哪一种是传说中特殊的玫瑰?
  没了兜帽的小小兔子蹲在花田中苦恼。
   他不该轻易相信这个传说的,一点都不靠谱。到底哪种玫瑰能令精灵满意?
  “还不如去看望哥哥大人……等等?!”
   得里米花田的特产,兔子一族的秘密,神秘美丽的双生玫瑰。
   也许这就是他所寻找的。
   朱樱司欢快起身,向今日的玫瑰跑去,他要摘下一片花瓣施与巫师大人所传授的咒术,在今晚月圆之夜种下,是双生玫瑰独有的种植方法。
  碰到玫瑰的一瞬间,刺眼的白光将朱樱司包裹。

  这是哪里?
  朱樱司睁眼,发现自己位于金碧辉煌的皇宫,仆从来来往往,却仿若没有看见自己般匆匆走过。
  自己明明没有送花啊,而且这个状态也不像附身玫瑰。
  下个瞬间,他又回到了得里米花田。
  “真怀念呢……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来了。”
  “哥……皇帝陛下?!”
   出现在朱樱司面前的,是戴着和他类似兜帽的皇帝陛下,天祥院英智。
  “你是司君?呵呵,很开心能真正见到你,谢谢你一直看着我。”
  “……诶?陛下难道一直知道这件事?!”
  朱樱司难得慌乱,本来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却没想到早已被看破。
  “呵呵,不用紧张,司君,我来见你不是为了斥责的,请先冷静下来好吗?你这样很难堪。”
   被哥哥大人斥责了……
  “看来你打算种植最特殊的玫瑰啊……这可没那么简单。想当年……”
   天祥院英智像想起了什么般,微微笑了。
  “为你讲个故事如何?司君。”

  在许多年前的梵塔斯蒂,有一位奇妙的君主,他的名字叫做日日树涉。
  奇妙的日日树涉热爱着他的王国,热爱着每一位人民。他偶尔会来到得里米的花田,买下许许多多的玫瑰。然后在某一天,他救下了一只失足掉进花田水渠的小兔子。
  被救下的小兔子从此身体虚弱,但也牢牢记住了那个潇洒的背影。
  为了再一次见到君主,小兔子戴上魔法的兜帽,种下双生玫瑰,清晨送到了皇宫呈献给君主。
  如此热爱玫瑰的君主一定会将其随身携带,他坚信着。
  像他所说的那样,日日树涉将玫瑰戴于胸口,带着他经历一天又一天的周游。
  小兔子在这样的相处中感觉到了从未感受到的快乐。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日日树涉却不再是被人民爱戴的君主了。
   太过自由散漫,任何事情都是随口决定,热爱发动战争,人民怨气冲天。
   只有小兔子知道不是这样的,日日树涉自由,是因为不愿整个国家的人都被礼仪所束缚,看似随口决定的事情其实都经过慎重考虑,而战争……那些都是对梵塔斯蒂有着强烈威胁的国家啊。
  小兔子找到了巫师要求预知日日树涉的未来,却被告知他将在三个月后死于谋反。
   为了改变这种命运,小兔子想要尝试种植特殊的玫瑰召唤精灵,即使他从未相信过这个传说。但也许会有希望呢?
   在他握住双生玫瑰茎部之时,刺眼的光芒笼罩了他。

  “没想到居然还和涉见面了呢。”戴着兜帽的陛下怀念地笑,随后看向呆滞的朱樱司。
“那么司君,你明白了吗?”
  天祥院英智缓缓摘下兜帽,出现在朱樱司面前的,不再是光辉美丽的皇帝陛下,而是一只和他一样的奶黄色兔子。
  “这便是这么多年来我所守护的真相。我的月圆之夜那天,涉被刺杀,临死前握住了我的玫瑰来到了这里,我和他达成了一个协议。”
  “从此,梵塔斯蒂国的国主便成了天祥院英智,一只靠拙劣的能力召唤出精灵,用自身交换了愿望的兔子。” 
  “想要得到什么愿望,就必须失去什么,司君,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天祥院英智声音渐弱,待最后一个字落下,朱樱司发现他又回到了玫瑰前,保持着摘下的动作。
  想要得到什么,就得失去什么……
  如果什么都得不到,也要拼尽全力去追寻吗?
  朱樱司闭上眼,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竟然回到了这里……”
   天祥院英智睁眼,却并没有回到皇宫,而是来到了过往的得里米。
   来到了涉离开前的一天。
   他还是那只小小的不起眼的兔子。
   不远处,银发的男子冲着他笑,向他伸出了手。
   天祥院的内心欢喜而又酸涩。
  “这就是你的决定吗?司君……”

  在月圆夜,种下满怀希望的种子,第二天就会开出特殊的花。
  朱樱司认真仔细地在土里插入玫瑰枝干,浇水之后便等着精灵的到来
  那是普普通通的红色玫瑰,而不是神奇的双生玫瑰。
  然而能召唤出精灵的,唯有得里米的兔子。
  “你真的想好了吗?得里米每代只能有一只兔子,如果他变回去了,你就会消失,所有人记忆中有关你的记忆都会被逐渐抹去。”
  “即使这样,你也要许下这个愿望吗?”
   朱樱司狠狠抹了一把脸,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
  “是的我愿意,我希望哥哥大人可以幸福。”
   “他面对我的时候,只有在谈起那人时眼中才会出现笑意。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哥哥大人,我希望他能一直这样,即使让他幸福的对象,不是我。”
   “我可是哥哥大人的骑士啊。”
   精灵点点头,柔和的光芒覆盖住了朱樱司全身。
   最后的最后,朱樱司转头,向着皇城的方向。
   不被记住也没关系,没有被爱也没关系。
   愿你幸福,哥哥大人。

涉英结局
  日日树陛下消失了。
  在走之前留下了一个孩子和一封信,指明这个孩子将是下一任皇帝。
  梵塔斯蒂尊敬的巫师大人站出来为这个孩子正名,并预言其将成为最圣明的君主。
  而日日树陛下再也没有回来,有人说他带着一只兔子四处旅行,有人说他和一位金发的男子在远方定居。
  留下的新任陛下慢慢长大,做出的每一项决策都深得民心。
  被称为人民的福音,皇帝陛下朱樱司。
  忘记执念,重新开始。
  不远处的巫师岚岚叹了口气,和身边精灵对视一眼。
  真是操碎了心。

—————————————————————————
 
司英结局
“那么最后怎么样了!朱樱司就这么消失了吗?!没有和哥哥大人在一起吗QAQ”
红毛的小兔子哭丧着脸看着身旁奶黄色的兔兔。
“这并不是故事的终结哦司♪后来又发生了很多很多事。”
奶黄色的兔兔微笑着,伸出兔爪揉了揉红毛小兔的脑袋。
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呢……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一起走呢,涉。”
“也许是作为皇帝太久了,我也会寂寞会想要有谁陪伴。
“尤其是面对这么干净没有丝毫杂念的付出。”
“你曾经是我憧憬的目标,未来也许也是。那么请守护好这个我为你守护了这么久的国家吧。日日树陛下”
天祥院英智微笑着取下兜帽,小小的奶黄兔兔表情温柔。
“那个孩子为我取得解脱,那么这次就换我去把他找回来吧。”
“那么朱樱司有和哥哥大人一起幸福下去吗?”
天祥院英智回过神,身旁红毛的小兔满脸急切。
“有的哦,就像我和司现在一样幸福。”
就算把你救回来的代价是我们再也变不成人类,放弃得里米一族的荣耀。
我也觉得,现在的日子十分幸福。
“朱樱司和他的哥哥大人一定会永远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的!就像我和哥哥大人一样!”
永远。
“一定会的。”
那么请多指教了,司。
一起永远幸福下去吧。

——————————————————————————————————————————————————
想了很久,决定为司糖也补一个幸福快乐的结局。就像游戏的选项一样,最后的结局抉择于英智是否选择和他的日日树陛下一起走。
总之无论何时,英智都请一直一直幸福下去吧!和爱他的人一起。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