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糖

不存在的世界

♚和群里可爱的大家的联文♪在太太们中坚强划水
♚因为怠惰【划掉】在满课的最后一天才写完【遁走】
♚ooc请见谅_(:_」∠)_
 
  “早上好♪”
  “……日日树君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朔间零不可思议地看向日日树涉。
  “……我可不记得我们的关系好到早上互相打招呼的程度。”
  “这个世界总是充满惊喜的零君♪我倒是觉得我们会成为挚友呢♪”
  “我可不这么觉得……现在已经是三年级了,我并不觉得我们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呼呼这可说不定哟♪那么我也该去看看演剧部新来的孩子了,期待与你的再次会面♪零君。”
  “……怪人。”
  朔间零摇摇头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却被身后日日树涉又一次叫住。
  “零君,你觉得这个学院,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吗。”
  “……你是对我的管理有什么不满吗……即使留级了一年,我也依然是学生会长,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朔间零不耐烦地转头,身后却早已不见日日树涉。
  “果然是怪人……”
  ……
  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个学校,不应该是这样的。
  “又要和老师和成鸣哥一起表演了吗好开心!”
  “闭嘴影片你只是成鸣的陪衬而已!”
  身旁精致木讷的人偶听着二人的谈话沉默无言。
  仁兔君一直是宗君最为听话也最为心爱的人偶。
  故步自封的宗君依然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们在干什么!”
  “啊那个麻烦的副会长来了还是先跑吧。”
  “……你们没事吧”
  由于同样弱小而结成的一年级组合却也因同样的原因被更狠地欺压。
  “真是烦人,要不是游君我宁可从这个学园退学。”
  “啊啊你是要抛下我一人吗濑名!真是无情啊!”
  “……闭嘴,你才是最烦的那个。”
  想要改变学园现状却无能为力的月永和濑名。
  堕落腐败,让日日树涉无比留恋又无比想要逃离的这个世界。
  明明他记得的,有个人改变了这一切。
  为混乱谱写秩序的人,拯救了学园也背负了一切的人,在他快要飞离时狠狠拽住他的头发将他挽留在这个美好世界的人。
  他们互为彼此的救赎。
  可那个人是谁呢……没有人记得没有人想起,还是说这一切只是他自己的幻想。
  那个人从不曾存在。
  “呼呼,这可真是amazing呢♪我也会有这种期盼吗♪”
  “日日树涉你怎么还站在这里,马上要上课了快回自己教室去!”
  “右手君还是这么严肃呢♪”
  “……右手君?这是什么古怪的外号……”
  日日树涉愣了一秒,又装作若无其事离开。
  为什么会称呼莲巳君右手君他也不明白。
  “如果你是我的右手的话,那么涉就是我的左手,现在抛开他太可惜了♪”
  脑中突然浮现这一句话,却不记得说话的人是谁。
  但脑中总是总是,有个声音在不停呼唤。
  “我的涉……”
  他居然甘愿成为那个人的所有物,想要和那个温柔声音的主人永远携手走下去。
  假如这个世界是错误的,那么他该如何去寻找冥冥中应该存在的那条正确的线。
  “也许尝试一下也是很amazing的事呢♪”
  “日日树涉你要去哪里!快给我回来!”
  “抱歉右手君,我要去寻找未知的惊喜了呢♪”
  纵身跳进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热气球中,日日树涉朝气急败坏的莲巳敬人挥挥手。
  那么该从哪里开始呢♪
 
  —————————————————————————
  “既然和右手君相关,那么一定是学生会了吧♪”
  隔着窗户,学生会内翘课的学生会长认真看着资料。
  “这可真是……该说是尽责还是失职呢。”
  不过。
  这个位置,总觉得坐在上面的,应该是另一个人。
  即使同样翘课也让人说不出错处,幼稚又温柔。
  “滴答。”
  学生会内时钟敲响。已是午后三时。
  他好像曾听老人说过,黄昏之时,日落之分,可以唤回另一世界的因果。
  他的时间不多了。
  “凛月?你来看哥哥了吗!”
  “……你在想什么……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就好了。”
  在日日树涉沉吟的片刻,学生会迎来了新的客人。
  “红茶部?凛月你有合适的部员吗?”
  “呼啊我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睡觉而已。你只要批准就行了。”
  “听上去好像很有趣呢♪能考虑带我去看看你的新社团吗凛月君♪”
  “你是谁?我拒绝。”
  朔间凛月皱皱眉看了眼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日日树涉,拿着哥哥给的同意书头也不回地离开。
  “……日日树君你到底要纠缠到什么时候……怎么又不见了……”
  “你跟着我干什么。”
  “没什么哦凛月君♪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是红茶部而已♪”
  熟悉却从未存在过的社团。
  也许会有什么线索。
  “……只是偶然想到这个名字而已。”
  朔间凛月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想要创建红茶部,好像从一开始,他就属于这里一样。
  “呼呼呼,看来我们到了花园露台呢♪这是你选定的茶会地点吗凛月君♪”
  隐约触碰到的记忆碎片,面容模糊不清的少年优雅端起茶杯冲着他微笑。
  是他难得看到的惬意天真。
  “别再来烦我呼啊。”
  “找到你了小熊!你知不知道浪费时间来找你超烦人的啊!”
  “啊小泉……组合活动下次再说吧我身体不舒服……”
  “……你明明只是想睡觉而已吧……你以为你是天祥院吗动不动就请假?”
  “天祥院?”
  是谁。
  仿佛不清楚自己脱口而出了什么,濑名泉也呆滞了两秒。随后迅速改口为学生会长。
  “天祥院。”
  这个姓氏属于谁。
  “我的姓氏是天祥院,当年月永君因为这个姓氏还称呼我为天使。我怎么会是天使呢。”
  “呼呼,皇帝陛下可是最适合去往天堂的,也许正是天使下界呢♪这是多么,多么让人惊喜的事。”
  皇帝陛下。
  是为混乱的学院赐予秩序的人。
  是虽身体孱弱却依然努力绽放光华的人。
  是他日日树涉心甘情愿留下的理由,好不容易才牵起的那只手。
  “我怎么会忘记你呢……英智……”
  “你愿意留在这里吗,这里不存在当年的革命,你们所受的伤害都不会遭受。”
  在他想起英智姓名的那一瞬间,耳边突然出现一个诱惑的声音,它在劝他留下。
  “我不愿意。”
  没有革命,没有秩序,这个学院不过是残次品而已。
  不管是大家还是他,都没有得到真正的救赎。
  而且最重要的。
  这个世界没有英智,他们曾经经历过千辛万苦才终于得到认可,从此握紧彼此的手。
  现在他也不会放弃这份已经到手的幸福。
  身旁濑名和朔间逐渐化为虚无。
  已是黄昏。
  日日树涉闭上眼。
—————————————————————————
  “……涉你醒了吗?”
  睁眼,眼前的金发青年面容带着难得的担忧。
  “即使是涉,突然昏迷也是很让人担心的。待会医生会再来给你检查的。”
  “这可是魔法师的魔术呢英智♪我在梦境之国旅行了一圈,不需要担心~☆”
  “涉梦见的故事,我开始好奇了呢♪”
  日日树涉微微坐直身子,微笑抱住床边的英智。
  他失而复得的爱人。
  “没有什么,这个故事并不让人惊喜。”
  “涉?”
  微微松开怀中的恋人,日日树涉笑意温软。
  “早上好♪英智。”
  我与你同在。
 

梵塔斯蒂

♚迟了很久才发出来的旧文
♚司英涉英都有,双结局,给吃单cp的小伙伴预警
♚严重ooc 以上没问题继续↓

  【梵塔斯蒂国有一个传说。
  月圆之夜,在得里米花田埋下玫瑰的种子。
  如果第二天开出特别的玫瑰,精灵会为你实现一个愿望。】

  当天刚蒙蒙亮时,得里米花田看守的孩子便会为皇帝敬献最新鲜的玫瑰。戴着大大兜帽的红发少年,微笑有礼地跟守卫们打着招呼,将玫瑰郑重送到仆从手上后便毫不留恋地离开王城,再回到得里米花田。
  许多人将这种风雨无阻的坚持理解为对皇帝的崇敬,为少年的行为感动不已,同时衷心感谢皇帝的圣明。
  没有人知道,回到得里米花田摘下兜帽后的红发少年朱樱司,只是一只被施了魔法的兔子。
  很早很早以前,得里米花田便培育出了一种双生玫瑰,每天花田里都会有一对玫瑰开花,花期只有一天。
  如同奇迹一般,可以连接手执玫瑰的两人。
  朱樱司欢快地种下双生玫瑰后跑回他的小屋重新戴上兜帽,小心翼翼地握住另一朵没送出去的玫瑰。
  哥哥大人今天是什么样的呢?
 

“陛下请……”
  这一次是在议事厅吗?
  被小心摆放在精致的水晶瓶里的玫瑰微微动了动花瓣。
  坐在主位有着阳光般耀眼金发的青年,是朱樱司想要毕生追随的哥哥大人,是帝国人民默认最神圣的存在。
  帝国皇帝天祥院英智。
. “……那么就按敬人的想法来吧,没有事大家就退下吧。”
  皇帝陛下起身,示意贴身仆人捧上装着双生玫瑰的玻璃杯回到书房。
  脾气古怪的陛下每天都会选一朵送来的玫瑰随身携带,却从不碰触。
“哥哥大人难道发现了?”朱樱司经常这样怀疑却又很快否定,不可能的,双生玫瑰的魔法只有得里米的兔子能参其奥秘。
  在看到哥哥大人的第一眼,便被他眼中的光芒所深深吸引
  像这样默默看着哥哥大人,偶尔听哥哥大人讲述一些王国之事,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一只兔子爱上了国王,甘愿为他变成玫瑰。
  现在这样,就很好。

  每当午夜,最后一片花瓣落下,朱樱司便会回到花田,等待新的一天。
  今晚回去的他却略微恍惚。
  哥哥大人要上战场了。
  邻国鲁科率先对梵塔斯蒂国宣战,身为一国之主,哥哥大人决定亲自出征。
  战争意味着什么?鲜血,炮火,还有死亡。
  而哥哥大人的身体却极为脆弱……
  朱樱司辗转反侧,第二天一大早便来到了花田。
  得里米花田深处,居住着知晓过去未来的巫师大人。
  巫师大人抬手,不顾朱樱司挣扎摘下了他的兜帽,魔法消失,出现在巫师面前的是一只红色的兔子。
“此战天祥院英智必胜,但他的身体已经快撑不住了,你不要再去见他了。我送你兜帽,不是为了让你去做傻事的。”
  没等朱樱司开口,巫师便平静说出了缘由。
“请帮帮我!巫师大人!有什么办法能救哥哥大人?”
  “没有办法,我没有延长生命的能力……除非,你能种出最特别的玫瑰,精灵会实现你的心愿。”
  那是流传整个梵塔斯蒂国的传说,每到月圆之夜,许许多多的国民便来到这里种下饱含心意的玫瑰,但不知为何,这些玫瑰从未开过花。
  最特别的玫瑰……
  还有三天,便是月圆之夜,也是国王出征的前一天。
  也许能制造奇迹呢?
  朱樱司满怀期待,开始寻找最特殊的玫瑰。

“陛下这次出征一定要注意好身体,切记不可妄动……陛下?英智!”
“啊抱歉敬人,我在想怎么这两天都没人送花了呢?”
  “……听着英智,这不是你需要担心的问题,目前的战争才是你的重点!梵塔斯蒂可不会输给那种小国,我们……”
“敬人,能停一下吗?我想休息会儿。”
  天祥院英智抬手打断了友人的喋喋不休,揉了揉眉心。
  “……又头疼了?快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就好。”
  皇帝趁势答应,慢悠悠来到了自己卧房,犹豫了片刻,从房间暗室中取出了一支玫瑰。
  轻轻抚摸玫瑰花瓣,英智闭上了眼。
 

  白玫瑰蓝玫瑰红玫瑰,到底哪一种是传说中特殊的玫瑰?
  没了兜帽的小小兔子蹲在花田中苦恼。
   他不该轻易相信这个传说的,一点都不靠谱。到底哪种玫瑰能令精灵满意?
  “还不如去看望哥哥大人……等等?!”
   得里米花田的特产,兔子一族的秘密,神秘美丽的双生玫瑰。
   也许这就是他所寻找的。
   朱樱司欢快起身,向今日的玫瑰跑去,他要摘下一片花瓣施与巫师大人所传授的咒术,在今晚月圆之夜种下,是双生玫瑰独有的种植方法。
  碰到玫瑰的一瞬间,刺眼的白光将朱樱司包裹。

  这是哪里?
  朱樱司睁眼,发现自己位于金碧辉煌的皇宫,仆从来来往往,却仿若没有看见自己般匆匆走过。
  自己明明没有送花啊,而且这个状态也不像附身玫瑰。
  下个瞬间,他又回到了得里米花田。
  “真怀念呢……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回来了。”
  “哥……皇帝陛下?!”
   出现在朱樱司面前的,是戴着和他类似兜帽的皇帝陛下,天祥院英智。
  “你是司君?呵呵,很开心能真正见到你,谢谢你一直看着我。”
  “……诶?陛下难道一直知道这件事?!”
  朱樱司难得慌乱,本来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事情,却没想到早已被看破。
  “呵呵,不用紧张,司君,我来见你不是为了斥责的,请先冷静下来好吗?你这样很难堪。”
   被哥哥大人斥责了……
  “看来你打算种植最特殊的玫瑰啊……这可没那么简单。想当年……”
   天祥院英智像想起了什么般,微微笑了。
  “为你讲个故事如何?司君。”

  在许多年前的梵塔斯蒂,有一位奇妙的君主,他的名字叫做日日树涉。
  奇妙的日日树涉热爱着他的王国,热爱着每一位人民。他偶尔会来到得里米的花田,买下许许多多的玫瑰。然后在某一天,他救下了一只失足掉进花田水渠的小兔子。
  被救下的小兔子从此身体虚弱,但也牢牢记住了那个潇洒的背影。
  为了再一次见到君主,小兔子戴上魔法的兜帽,种下双生玫瑰,清晨送到了皇宫呈献给君主。
  如此热爱玫瑰的君主一定会将其随身携带,他坚信着。
  像他所说的那样,日日树涉将玫瑰戴于胸口,带着他经历一天又一天的周游。
  小兔子在这样的相处中感觉到了从未感受到的快乐。这样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日日树涉却不再是被人民爱戴的君主了。
   太过自由散漫,任何事情都是随口决定,热爱发动战争,人民怨气冲天。
   只有小兔子知道不是这样的,日日树涉自由,是因为不愿整个国家的人都被礼仪所束缚,看似随口决定的事情其实都经过慎重考虑,而战争……那些都是对梵塔斯蒂有着强烈威胁的国家啊。
  小兔子找到了巫师要求预知日日树涉的未来,却被告知他将在三个月后死于谋反。
   为了改变这种命运,小兔子想要尝试种植特殊的玫瑰召唤精灵,即使他从未相信过这个传说。但也许会有希望呢?
   在他握住双生玫瑰茎部之时,刺眼的光芒笼罩了他。

  “没想到居然还和涉见面了呢。”戴着兜帽的陛下怀念地笑,随后看向呆滞的朱樱司。
“那么司君,你明白了吗?”
  天祥院英智缓缓摘下兜帽,出现在朱樱司面前的,不再是光辉美丽的皇帝陛下,而是一只和他一样的奶黄色兔子。
  “这便是这么多年来我所守护的真相。我的月圆之夜那天,涉被刺杀,临死前握住了我的玫瑰来到了这里,我和他达成了一个协议。”
  “从此,梵塔斯蒂国的国主便成了天祥院英智,一只靠拙劣的能力召唤出精灵,用自身交换了愿望的兔子。” 
  “想要得到什么愿望,就必须失去什么,司君,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天祥院英智声音渐弱,待最后一个字落下,朱樱司发现他又回到了玫瑰前,保持着摘下的动作。
  想要得到什么,就得失去什么……
  如果什么都得不到,也要拼尽全力去追寻吗?
  朱樱司闭上眼,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竟然回到了这里……”
   天祥院英智睁眼,却并没有回到皇宫,而是来到了过往的得里米。
   来到了涉离开前的一天。
   他还是那只小小的不起眼的兔子。
   不远处,银发的男子冲着他笑,向他伸出了手。
   天祥院的内心欢喜而又酸涩。
  “这就是你的决定吗?司君……”

  在月圆夜,种下满怀希望的种子,第二天就会开出特殊的花。
  朱樱司认真仔细地在土里插入玫瑰枝干,浇水之后便等着精灵的到来
  那是普普通通的红色玫瑰,而不是神奇的双生玫瑰。
  然而能召唤出精灵的,唯有得里米的兔子。
  “你真的想好了吗?得里米每代只能有一只兔子,如果他变回去了,你就会消失,所有人记忆中有关你的记忆都会被逐渐抹去。”
  “即使这样,你也要许下这个愿望吗?”
   朱樱司狠狠抹了一把脸,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认真。
  “是的我愿意,我希望哥哥大人可以幸福。”
   “他面对我的时候,只有在谈起那人时眼中才会出现笑意。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哥哥大人,我希望他能一直这样,即使让他幸福的对象,不是我。”
   “我可是哥哥大人的骑士啊。”
   精灵点点头,柔和的光芒覆盖住了朱樱司全身。
   最后的最后,朱樱司转头,向着皇城的方向。
   不被记住也没关系,没有被爱也没关系。
   愿你幸福,哥哥大人。

涉英结局
  日日树陛下消失了。
  在走之前留下了一个孩子和一封信,指明这个孩子将是下一任皇帝。
  梵塔斯蒂尊敬的巫师大人站出来为这个孩子正名,并预言其将成为最圣明的君主。
  而日日树陛下再也没有回来,有人说他带着一只兔子四处旅行,有人说他和一位金发的男子在远方定居。
  留下的新任陛下慢慢长大,做出的每一项决策都深得民心。
  被称为人民的福音,皇帝陛下朱樱司。
  忘记执念,重新开始。
  不远处的巫师岚岚叹了口气,和身边精灵对视一眼。
  真是操碎了心。

—————————————————————————
 
司英结局
“那么最后怎么样了!朱樱司就这么消失了吗?!没有和哥哥大人在一起吗QAQ”
红毛的小兔子哭丧着脸看着身旁奶黄色的兔兔。
“这并不是故事的终结哦司♪后来又发生了很多很多事。”
奶黄色的兔兔微笑着,伸出兔爪揉了揉红毛小兔的脑袋。
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呢……
“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一起走呢,涉。”
“也许是作为皇帝太久了,我也会寂寞会想要有谁陪伴。
“尤其是面对这么干净没有丝毫杂念的付出。”
“你曾经是我憧憬的目标,未来也许也是。那么请守护好这个我为你守护了这么久的国家吧。日日树陛下”
天祥院英智微笑着取下兜帽,小小的奶黄兔兔表情温柔。
“那个孩子为我取得解脱,那么这次就换我去把他找回来吧。”
“那么朱樱司有和哥哥大人一起幸福下去吗?”
天祥院英智回过神,身旁红毛的小兔满脸急切。
“有的哦,就像我和司现在一样幸福。”
就算把你救回来的代价是我们再也变不成人类,放弃得里米一族的荣耀。
我也觉得,现在的日子十分幸福。
“朱樱司和他的哥哥大人一定会永远幸福快乐生活在一起的!就像我和哥哥大人一样!”
永远。
“一定会的。”
那么请多指教了,司。
一起永远幸福下去吧。

——————————————————————————————————————————————————
想了很久,决定为司糖也补一个幸福快乐的结局。就像游戏的选项一样,最后的结局抉择于英智是否选择和他的日日树陛下一起走。
总之无论何时,英智都请一直一直幸福下去吧!和爱他的人一起。
 
 
 
 

【涉英】恋爱N连杀之第六杀


♚上一篇 @从前有座桃源乡 下一篇 @一夜暴富
♚大家都在肝活动就我咸鱼写文(瘫)
♚诸君!他们快结婚了嗨起来!顺便选歌《雪年轮》
♚写的慢写的烂,ooc请见谅

  他像是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他和他的涉相约去探险,寻找那未知的宝藏。他们解答了一个个迷题,他们在距离宝物咫尺之遥的星空下驻足,在漫天星辰的见证下接吻拥抱。最后他靠在涉的肩头沉沉睡去,恍惚间仿佛触碰了未来的幸福……
  沉醉而不愿醒来……
  ……
  这不是梦。
  天祥院英智猛然睁开眼。
  “唔……”
  身上是斑驳暧昧的痕迹,始作俑者却不知去了哪里。
  而床头摆放的新鲜玫瑰下压着一张天空色的便签,那是涉发辫末端染就的美丽色彩。
  也是他瞳孔的颜色。
  “亲爱的英智早上好☆我是你的日日树涉♬很抱歉因为特殊原因我要前往我们共同亲爱的母校,没能一直陪伴在您的身边是小丑的失职——☆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等晚上回家我再跟您赔罪♪ ”
  天祥院英智抱着信,无奈而又幸福。
  他总是拿涉没有办法呢。
  明明只是简单的话语,却能从每一字每一句中触碰到浓浓的甜蜜。
  三年同居生活,他们的每一天都是热恋期。
  就像当年看到的那场关于未来的梦,即使在生命的界限,昼夜的终点,涉眼中明亮的光线依然指引着他走向幸福的终焉。
  “不过居然梦起了那么久远的事情呢……说起来真正的宝物究竟是什么呢?”
  当年的那一天,他最后被倦意打败沉沉睡去,醒来时已经身处天祥院的宅邸。
  本以为那场美好的梦境已是宝物的谜底,但待他再一次见到涉之时对方告诉他真正的宝物远比梦境珍贵。
  却不肯告诉他那珍贵的宝物到底是什么。
  而后,便是涉在返礼祭上轰动全校的告白。
  漫天的玫瑰与白羽,涉站在舞台的中央,对他宣誓永恒的忠诚与不变的爱意,而后难得郑重地,向他伸出了手。
  而他握住了那只手。
  之后的一切变得顺理成章。
  学校告白的事被天祥院家族强行压下,没有消息透露出来。
  随后涉与他之间被百般阻挠,天祥院家族重要的继承人怎么能和男人在一起,然而他们举步维艰却不曾放弃。终于在他的母亲的支持下他们得以有了在一起的机会。
  家族妥协了,和他签订了协议。他可以和涉在一起,却不能被透露出来,如果他们能撑过三年还始终如一,家族就会一直支持他们。
  没有人看好他们的感情,大财阀的少爷怎么会对男子动心,著名的以自由奔放为表演基调的演者日日树又怎会放弃自己的梦想被束缚在规矩森严的家族。
  这是不管怎么看都无望的爱情。
  而他们打破了所有人的认知,直至今日依旧不曾放开对方的手。
  今后也不会。
  “已经第三年了,时间好快啊。是因为一直和涉在一起的缘故吗♪”
  连漫长无味的时光都变得多姿多彩了。
  “那么我也回母校一趟吧♪也许能看到涉惊讶的表情也说不定♪”
  顺便再去看一眼他们当年的定情之所吧。
  真正的宝物到底是什么呢♪

—————————————————————————
嗯,我没有搞事我没有(遁)南瓜是个好南瓜【】

奇迹涉涉

嗯交往前提,慎入

这真是……意想不到的amazing
  身处美丽丰茂的森林,心不在焉地听着眼前美丽女子的诉求,日日树涉生平第一次,对人生产生了怀疑。
  事情要追溯到半个小时前……
  “日日树你给我站住!”
  “长毛别跑!是不是你对会长大人做了什么!呜呜呜会长QAQ”
  明明只是和英智在学生会室二人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可在两人情难自抑亲吻的那一瞬间,英智身上突然冒出奇异的白光,而后软软地倒了下去。慌忙送到医院后却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身体各项指标良好甚至相较以往更为健康。但却迟迟昏迷不醒。守在英智病床前的日日树涉突然想起了前两天和夏目的一段对话。
  “涉哥哥!我找到了!我发现了时空的秘密!”
  大清早的校门口,日日树涉就被蹲守在门口看见他眼前一亮的逆先夏目紧紧抱住。
  扯都扯不下来。
  “……Amazing!能在大清早第一个遇见也是一种缘分☆所以说夏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不动声色暗暗把黏在身上的逆先夏目扒下来,日日树涉眼前红发的少年激动地脸色通红。
  “就是,我……”
  “哦呀,好像在讨论很有趣的话题呢,能加我一个吗♪”
  同样不动声色地扯过日日树涉到自己身测,天祥院英智笑得温柔。
  “老头子又是你!我可没什么跟你好说的!”
  仿佛不想多说什么般,夏目狠狠瞪了英智一眼后急匆匆跑向校舍。之后也没有来找过他。
  “时空的秘密……”
  日日树涉呢喃道,身旁同样陪守的莲巳敬人警觉地听到了关键词眼。
  “日日树你说什么,什么时空,和英智这样有……日日树你要去哪里给我回来!”
  无暇顾及什么,日日树涉跳下窗子无视身后各种气急败坏登上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热气球向学校飞去。而后在天台落点后循着早已找到夏目位置的鸽子直往目标而去,当打开地下室的那一瞬间,日日树涉只来得及看到逆先夏目眼中的惊慌失措及突然爆发的一大片白色光芒……
  然后?
  然后他就来到了这里。
  “暖暖!你愣着干什么,快和女王进行比拼,让女王看看你的天赋实力啊!”
  回过神,身旁莫名其妙出现并熟稔称呼他为“暖暖”的白色喵咪正不满地冲他嚷嚷。
  暖暖是谁?是他现在的身份吗?
  可除了身上莫名穿着粉色碎花连衣裙以外,他还是原本的日日树涉。
  夏目把他送到了什么地方?
  古怪美丽的女王,会说话的猫咪,还有在默念比拼二字时出现的换装系统。
  一个奇迹的世界。
  日日树涉笑了。
  快速换装比拼成功,眼前女子露出欣慰的笑。
  “暖暖,你做的很好,我不能一直陪伴你,但请相信,旅途的前方,命运在等待你……”
  女王的身影逐渐虚幻。
  “我不是暖暖,但我是你们的日日树涉,你们希望我是什么样,我就会是什么样♪那么现在,我便是你们的暖暖——☆”
  “暖暖?”自称大喵的猫咪困惑地看向日日树涉。
  “就当是异世界的旅行吧!在旅游中拯救世界,多么多么amazing!呼呼,真是想想就要激动起来了!”
  “……”
  “那么你也在这里吗?英智♪”
  ……………………
  ……………………
  ……………………
  天祥院英智以为这只是一场梦。
  明明只是和涉亲吻而已,但在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自己便身处极其陌生的环境。
  身边女仆恭敬地唤他大小姐,有人为他盘起及腰的金发。
  面前镜中映照的,是穿着简约礼服的长发大小姐。
  除了身高莫名降低不少,身体不再有不适感以外,他可以确定他还是原来的天祥院英智。
  但为什么会突然到这里,涉又在哪里?他也跟着一起来了吗?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自己,身边不存在可靠之人的陪伴,这样举步维艰的处境。
  还真是……有趣呢♪
  “大小姐,晚宴快开始了。”
  走进的中年男子衣冠楚楚,绅士有礼的为他指引道路。
  这也许是了解这里的好方法。
  天祥院英智牵起裙摆,像真正高贵优雅的大小姐般,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
  这是一个推崇搭配的世界。
  在这里,一切纷争都能以搭配比拼来解决,包括战争。
  他现在是苹果联邦服装集团唯一继承人海樱,无论是搭配还是设计都惊才绝艳的大小姐。
  想要扮演好这么一个角色,还真是有挑战呢。
  不过他从不曾认输,这次也不会。
  在晚宴上打探完所有自己想要的信息,天祥院英智借口身体不适,回到了他的卧房。
  打开窗,月光平静如水,晚风带来微微的凉意,以前的他必须关窗回床上静养,现在的他却可以自由享受以前他从来不能尝试的事情。
  也许呆在这儿也不错。
  “所以……你在哪里呢?我的涉♪”
  

  命运之子啊,请守护好这个世界。
  千万,不要让它崩塌了哟♪不然我可会失望的。
  在遥远的遥远的那一方,有轻笑声传来,随后迅速消匿。
  故事才刚刚开始

随性写文,文笔废,估计坑,谢谢看到这里哟